网站投稿 新闻管理 高级搜索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华中文苑

华中文苑

散文|张哥----陈慧

作者:陈慧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2 11:08:57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1

  回家的路上,突然胃疼。桥上风大,吹过腹部,拔凉拔凉。有一种疼痛宛若从深深的底部,往上蔓延,穿过阻碍和坚硬,然后,突然一下子裂开,疼痛的彻底究竟,和撕心裂肺。

  四周有车,像奔突的浪喧哗。灯影明暗摇晃,我索性奔跑起来,迎着风,呼哧呼哧喘气,疼痛,与一种与生俱来强烈的生存欲望交织……

  底下有黑色缓缓流动的水,空气里有水草的腥味飘摇。

  ……

  医院病房过道的白炽灯很亮,捧着水果香蕉,葡萄,穿过。与慈济慈善志工美霞她们一起,欢欢,小力,钟老师,还有三个学生。

  “见了,叫张哥哦”。美霞轻轻说。这位把善的种子带进石门来的女子,从早上七点出发,已经看望好几户人家了。这是今天最后一户。

  张哥?什么情况?

  几年前,车祸。在路上走路,好好的,被一辆酒驾的车撞飞。五脏破裂,昏迷六个月。醒来,身体脊柱腹部以下瘫痪。

  不久,离婚。他跟前妻的父亲一起住。七十岁的老人种一块绿茵茵菜地,有时帮扶一下他。

  2

  病房口“吱呀”,门打开。我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坐在轮椅上,手上端着一盒没开的方便面。

  哦,张哥,还没吃饭吧。青年志工欢欢轻轻地问。

  随行的唐琪,扎着马尾辫的初中女生赶紧去打开水。这个从小失去父亲的女孩,异常懂事成熟。她也立愿成为一名小小慈善志工。发光发热。

  我也帮忙,打开面盒,撕开调料袋……

  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病人,我有些稍微的拘谨,说真的,还不敢正面的用眼睛直视。很怕,不小心,碰疼了眼前这个人。

  他的两条腿像长长的米袋子垂下,因为无力,晃晃当当。到脚板处有些微肿。看得出脚的皮肤颜色较暗,绿色的青筋如细蛇潜伏蜿蜒。

  腹部如小圆球。再往上,臂膀开阔粗大,如拔地而起深埋的白色树根。

  再往上,浓眉大眼,额头开阔,眼神温和明亮,没有杂质。触到他的眼睛,我一下子,怔住了。

  他笑的很灿烂,牙齿洁白。像黑暗里盛开的白莲花,没有轻云遮蔽。

  志工美霞在旁边。这个女子奔波了一天,面容憔悴。可是,望他的眼神如此柔软。

  她问:你现在心情好些么?

  “好多了,不抱怨,开心是一天,不开心也是一天。”

  “有一段时间想死,可是死不成,身体动不了,想跳楼都跳不下去。”

  ……

  他轻描淡写地说,脸上是出奇的平静。四周安静极了,一个字,一个字飘到我们耳朵里,心里面,却像雷滚过一样惊动了天地人世。

  “我可以一个人洗澡,一个人洗衣,一个人照顾自己,你看,我一个人不是可以自己来医院吗?呵呵”

  淡白的灯光下,他说一个人的时候,我的头脑,出现他那双有力的手在打理生活的画面。逼迫出来的刚强,似乎可以冲破生活的一切顽疾。

  每个人都会有孤独,烦恼。对他来说,孤独是自己最忠实的朋友。孤独是一生要长久面对的功课。

  “现在习惯了这种日子,还好,要感谢我这双手。幸好还有它……”

  说这话时,他略微停顿了一下,眼角弯弯清亮,如一泓深山茂林里的老泉,仍有生命的激流跳荡。

  他说,只要有时间,我就会去看望出车祸新的病人。给他们开导。生活经历了这么多,真的发现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。

  末了,谈起前妻与女儿现在的怨结。他淡淡的说,“希望她们和好。其实,我已经不怪她了……”

  “女儿在读大学,生活还要负担,以后我想考驾照,开出租车……”

  结束了探访,他坚持要送我们到电梯,粗壮的大手熟练地转动车轮,在走道门口微笑招手。眼睛眨眨,有水光清凉。

  他说,“很久没有人来看我了,真的,真的谢谢你们。”

  空气有轻微的颤栗,如同电波纹淌过。又似下了一场瓢泼大雨,每一个人在那一刻被洗涤清醒。

  ……

  回家,身体疼痛消失。灯下,静坐,那一瞬因着慈悲,圆觉,明澈。

  忆起智者的话,感恩无常的到来,让我们增进毅力,勇气和智慧。